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慧眼识英才 甘作嫁衣裳

2012/7/18 9:57:06字号:T|T

中国中医药报记者 马 骏

  有人说,“僻居一隅而名闻天下者,朱良春也。”
  南通是座普通的小城,朱老在这里学习、工作和生活,虽然一呆就是几十年,超凡的医术学问却为世人称道。一封封陌生又热情的信笺,一批批慕名而来的莘莘学子,南通,因有了朱老也别具魅力。
  终于踏上了神往已久的土地。嗅着潮湿的空气,走在车水马龙的濠河岸边,那丛粉红的杜鹃花旁,就是朱老的家。温厚亲切的朱老,围绕教育的话题讲了三个故事。

  提携后学者  得意众门生
  朱老弟子上百,正式拜师长期学习的有几十人,若算上历届带教实习的及各地钻研其术的私淑者则以千计。无论拜师、私淑还是自学求教者,朱老对后生从不轻忽,一贯热情帮助。其中力荐何绍奇和朱步先两弟子的故事在中医界传为美谈。
  60年代何绍奇偏居四川梓潼,拜为朱老的遥从弟子,学有不解就向先生请教,朱老也是每信必复,常常是五六页信纸,二人通信在十年动乱也未曾间断。文革结束,何绍奇想报考研究生,但因学徒出身受到限制,朱老就寄了封航空快件给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生班负责人方药中教授,详细介绍徒弟的水平已达到报考要求,并且“我可以个人人格担保,不会让您收了无用之人的”。最终何绍奇不负所望,名列榜首,毕业后在京执教,已是海内外知名学者,现正在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作访问学者,讲课授业。
  朱步先,原是江苏泰兴县农村的一个医生,读了朱良春的文章后跑到南通要求拜师,因他踏实好学、过目成诵,朱老就将所学悉数相传。没有学历,朱老就想办法争取到一个正式进修名额,使他一年后职称相当于主治医师。1982年卫生部中医司组织编写《实用中医内科学》,朱良春是两位审稿人之一,凭着对爱徒能力的了解,他大力推荐职称不高的朱步先作统稿人。为期一周的试用期间,朱步先出色完成了任务令人刮目相看,他修改的文稿篇篇畅达,出类拔萃,后来被前来慰问的领导慧眼识中,得以有缘奉调北京。曾任《中医杂志》副总编,现在英国牛津讲学诊病,传播岐黄文化。
  提起两位高徒,朱老话语中透着慈爱之情,而医林中受益朱师的后学者、民间医又何止二三。朱老书桌上整齐叠放着一摞摞信件,大多是基层医生的来信,有要求拜师的,有请教问题的,还有读了书受了益,喜不自禁表示感谢的。朱老说,“这些人都很诚恳,是要学习的,我一定要答复他们。”他不厌其烦地解答疑问,一丝不苟地亲笔回信,之后会用红笔在来信封皮上圈个“复”字,好像了却了又一桩心愿。但近来因冠心病,时有力不从心之感,不能一一亲复了。朱老还特别提到广东省中医院邀请名老中医为技术骨干作导师的做法,是一种继承提高的有效方式,值得重视。对高徒们的诚恳学习,刻苦钻研的精神,感到欣慰。

  动荡中办学  学费“两担米”
  谈兴颇浓的朱老还聊起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1945年,28岁的朱良春的诊所已经颇有名气,应当时很多青年拜师求医的要求,他就在南通创办了中医专科学校,自己筹钱租房子、编教材、找老师。时局动荡,收取的学费很低,国民政府物价飞涨,每天价格浮动,学费就定为“两担米”,按当天的米价折算,当然收的钱也只够给老教师们来回上课的车马费罢了。在艰难中学校坚持了4年,到1948年毕业仅剩18人。当年的学生如今都早已到了行医退休的年龄,还有些现在台湾。
  朱老对中医教育始终热心,并有自己的体会。他说,“我对学生一是要求严一点,二是以诚相待。‘诚’,就是诚恳,教给他们的东西都是实实在在的,毫不保留。”朱老常说一句话:“经验不保守,知识不带走”。经验不能保守,要和盘托出;知识不要带走,能写的多写一点,能教的多教一点,让学生得到益处,把真正的经验实实在在的拿出来。朱老的著作写的都是多年心得,很实用,他自己践行着“说实话,不讲大话、空话”的准则,并严格要求徒弟们做到“求真务实”。诚实,这种朴素而又可贵的品质在朱老身上熠熠生辉。朱老还对学生提出“高、实、博、精、新、勤、苦、恒”治学八字的要求,使学生们受益终生。

  寻访土专家  成就“三枝花”
  1956年南通中医院成立,“那时很有激情”,朱良春院长白天看病,处理行政事务,骑单车四处出诊,晚上在单位写书或者值夜班。他多次深入民间,打听到季德胜、陈照、成云龙这三位土专家治疗蛇伤、瘰疠、肺脓疡各持所长。尽管这几位民间医生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但求贤若渴的朱良春毫不介意他们的身份,礼贤下士,热情地和他们交朋友,真诚邀请三位土专家在中医院开设专科,卓有疗效,被老百姓称为中医院的“三枝花”。
  朱老的人生就像一部传奇。他从医近70载,是全国闻名的目前仍健在的几位顶尖级名老中医之一,所获荣誉无数,然而对于故土家乡、民间学者,他始终饱含眷恋深情。朱老勤于思考,一本本著作,灵慧实用,启发了无数人。他始终谨记当年父亲嘱咐的“济世活人,积德行善”,待人诚恳宽厚,慧眼识才甘当伯乐,提携后生不遗余力。在医术研索中,他坚持章次公先生倡导的“发皇古义,融会新知”的革新精神,为继承发扬中医学术,作出有益的贡献。晚年仍敢为人先,1992年在子女的倡议下,创办了良春中医药临床研究所,近期再创新业,国内首家虫类药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已破土动工。“自强不息,止于至善”,这大概是朱老一生的真实写照吧。B21


  人物档案
  1917年出生于江苏丹徒,少年从师于马惠卿先生和丹徒名医章次公先生,并就读于苏州国医专校,1938年毕业于上海中国医学院。曾任南通市中医院首任院长、农工民主党中央委员、江苏省政协常委暨南通市政协副主席。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终身理事、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中国中医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所技术顾问、南通市良春中医药临床研究所董事长等职。1987年被国务院授予“杰出高级专家”称号,1991年,国务院颁发政府特殊津贴证书,2003年获中华中医药学会“中医抗击非典特殊贡献奖”。

  学术思想与成果
  朱良春对内科杂病的诊治有丰富经验,擅用虫类药的临床应用,对类风湿性关节炎、肾炎、肝炎的诊治尤具心得,对顽痹提出“从肾论治”的观点,先后研制了“益肾蠲痹丸”、“复肝丸”、“痛风冲剂”等中药新药,获省部级科技奖。主要著作有《虫类药的临床应用》、《章次公医案》、《朱良春用药经验集》、《医学微言》、《中国百年百名中医临床家·朱良春》等10余部,发表学术论文170余篇。

  人生感悟
  在实践中提高,在总结中创新。不袭陈言,不人云亦云。经验不保守,知识不带走。自强不息,止于至善。B21


跟师心得

徐 凯  陈达灿

  “振兴中医”,“万里云天万里路”,中医要走自强的路,邓老等15五位全国著名老中医专家为中医事业的发展,为中医的生死存亡振臂高呼。他们不辞辛劳,率先垂范,为中医事业的振兴主动带徒30名,为中医事业的发展培养后继人才。我们有幸师从朱良春教授。几年来,我们桌前聆听,书信请教,电话探讨,刻苦研读,在老师无私的教诲与指导下,中医技能有了长足的进步。以前,每当我们在临床实践中遇到医学难题时,总感觉到所掌握的中医学理论太少,作为一个中医医生却经常在用西医的方法解决问题,读书时也没有系统的去研究中医学理论,对中医学经典著作更是却而远之,吃着中医饭,打的是西医的工。跟师以来,我们对中医学的理论孜孜以求,按老师的要求重新研读中医学经典著作,精读老师的学术著作,学习老师的临床经验,努力继承老师的学术思想。如正在学习的有《医学微言》、《朱良春临床用药辑要》、《虫类药的应用》、《临床中医家》、《类证治裁》和《伤寒论》等。做的一些具体工作有:虫类药在抗癌治疗和皮肤病治疗中的应用;化痰散结(搜剔骨骱痰毒)、温阳通络四法合用治疗各类疼痛,尤其是骨转移癌疼痛;养血活血通络治疗脱发;化痰通络、解毒消肿法治疗晚期肺癌;调养肝脾、化癥消瘀、疏络行水法治疗癌性腹水;补髓填精治疗癌性贫血和骨髓造血抑制等等。自尊师法和中医学理论去诊病、治病以后,临床疗效有了很大的提高,也得到了患者的信任,来求医问药的病人也越来越多。为了接触更多的病人,除在病房看病外,还增加了专科门诊和夜间门诊,增加实践的机会。
  一次,一位胃癌术后的患者前来门诊就医。自述胃中分化腺癌切除手术已经6个月,术口愈合好,但是腹水不退,引流口不愈合,每日都能引出500~600ml左右黄浊液体。半年来反复3次住院治疗,始终解决不了问题,最后经介绍来我院。来时诊见:神疲倦怠,面色萎黄,烦躁多语,纳食尚可,腹胀晨轻夜重,夜难入寐,二便调;上腹部一斜行约20cm长术后疤痕,愈合好,脐旁左侧一引流口,引流袋中液体深黄浑浊。诊其舌脉,舌淡红体胖大,苔白厚腻根黄,脉数无力。腹腔引流液送检为渗出液,未找到癌细胞,培养未见细菌生长。仔细询问病史和现有主要症状后,认为患者是术后体虚,胃缺不纳,又术后调理不当,脾虚不运,湿聚中焦,日久湿浊内生,困厄脾气,气机不畅,饮留肠间。病属正虚邪实,病情较重,补正则壅中,攻邪则伤正,病恐缠绵难愈。思老师强调此类虚实夹杂之证,治应攻补兼施,徐图效机。遂以健脾补气化湿方七剂,嘱咐患者上午服用;又给患者开了一个理气祛瘀逐水方七剂,每次加半斤重鲤鱼一条,去鳞和内脏,共同煎煮,下午或傍晚服用。诊后月余,患者前来就诊。自述服药后一周觉腹胀减轻,每日引流量渐渐减少,再服用2周,腹胀消除,引流液几乎没有,患者随即又回到原来手术的医院要求拔出引流管,经观察检查一周后,拔管并缝合创口。患者出院后即来就诊,要求继续中医药治疗。至今已近一年,患者身形健朗,未见有复发迹象。
  通过跟师学习,我们不仅学习到了自己老师的学术思想、诊病心法,还通过集体跟师学习,交流所得,学习到了众多老师的宝贵临床经验,获益极大。同时,我们还学习老师的良好医德医风,如老师对待每一位患者,不论他的地位高低、贫富尊贱,都发自内心的去关心他们的疾苦,老师接诊时慈祥的面部表情、和蔼的态度、关心病人的语调,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B21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澳门赌博正规网站大全|招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