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岐黄传薪

首页 > 名医风采 > 岐黄传薪

师承模式打造名医

2012/7/18 10:06:45字号:T|T

中国中医药报   周颖

    与陕西中医学院教授张学文相识是在今年3月广东举行的建设中医强省会议上。他作为专家在会上的发言给人印象深刻,特别是关于中医教育的独特见解得到与会者的一致赞同。前不久,记者赶赴陕西咸阳,就中医教育的有关问题对他进行了专访。

  “大锅菜”与“小炒”
  出身于中医世家、从医执教50余年的张学文对中医药事业有着特殊的感情。他认为,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人才是根本,教育是关键。教育分为学校教育、师承教育、继续教育等形式。几十年来,国家设立中医教育高等学府,学校教育成为大量培养后继人才的主导方向。虽然大批中医人才走上社会,但名医仍不多,特别是临床名医匮乏。师带徒的形式在过去的中医教育中起到了重要作用,如名医的辈出、学术的继承、理论与临床的创新。由于培养人数少,不能满足社会的需要而未列入国家中医教育议事日程。因此,风趣幽默的张学文将学校教育喻为“大锅菜”,将师承教育喻为“小炒”。
  近年来,国家一直重视老中医药专家经验的继承和中医名家的培养,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此,张学文称三种模式是提高中医药学术、培养高水平中医临床名家的重要方式和途径。一是开展全国名老中医带徒。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在“八五”、“九五”和“十五”期间,先后在全国开展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分三批为1600余名老中医药专家配备了2200余名高徒,开展学术经验和独特专长的抢救和继承,各地也相继开展了这方面的工作。二是举办全国名老中医高级临床讲习班。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从1999年至今已在长春、北京、上海、西安、广州、香港等地举办了6届讲习班,不仅抢救、保存和继承了一批老中医药专家的宝贵经验,还培养了具有流派特色和技术专长的高层次中医药人才。作为讲习班成员之一,张学文曾参加5届。三是启动优秀中医临床人才研修项目。今年3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启动了旨在打造新一代名医的重点工程,来自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及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国中医研究院等单位的215名成为首批研修学员。张学文称,这几项工作能扎扎实实抓紧抓好,新一代名医将脱颖而出。

  中医学院必须以中医为主
  曾当过陕西中医学院院长的张学文对学校教育自有看法。他告诉记者,开展学校教育已经几十年了,大批量培养人才是方向,但引起注意的是,中医学院必须以中医为主。中医学院不能套用西医学院的教学模式,而应按照中医自身的发展规律和特点培养人才。他举例说,就课程内容看,原来中西医比例是7:3,如今可能6:4或5:5,有的甚至是3:7。这样下去,培养的学生中不中,西不西,中医后继乏人乏术真的不是危言耸听。
  中医的精华在经典,如果基础课将经典去掉,就不能领略中医的真谛。他得知从去年起中医院校又开始注重经典学习时,感到非常高兴。他说,名医之所以成名,深厚的理论功底是其中特点之一。这里是指《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等经典的学习。张学文体会,当初背经典时可能不知其意,随着临床经验的积累,慢慢就悟出经典的实质。特别是在治疗疑难病方面,更需要从经典中寻求方法。这位中医急症专家随口就背出古代治疗霍乱病的歌诀,可见其深厚的理论功底。
  中医院校上中药课,要讲中药的五味、升降浮沉、性味归经。对此,他认为,光讲成分是不行的,如麻黄素是从麻黄中提炼出的主要成分,但不能代替麻黄,因为麻黄具有发汗、平喘、利尿的功能,麻黄素只能平喘,而难能发汗、利尿。学生只知道其一,不知道其二,怎么能上临床,又怎么应对疑难病和急症呢?
  面对如今的中医院校扩大招生,张学文担心摊子铺得太大,如师资、实习力量不足,忧虑学生质量下降,致使中医淡化或失去了整体观念和辨证论治的特色和优势。虽然中医人数多了,如果学术水平降了,会阻碍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对此,张学文主张,加强继续教育不容忽视。另外,张学文还说,像过去山东举办的中医少年班,如有可能,还可试办。

  重视培养临床名医
  名医之所以成名的另一个特点是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因此,培养名医要重视临床实践。张学文结合自己治疗疑难病症的体会告诫想成为名医的人们,一要加强临床基本功训练。这包括四诊合参、辨证分析、立法组方、病案书写。其中关键是辨证,要在症状观察、证候鉴别、病性、判定,病证结合等方面下功夫。二是加强学习。包括自学和向别人学习。自学要偏重于证候学,对某一种疑难病,反复换方未效,且固守一方数月也未获效时,则通过学习经典,并结合自身的临床心得,创造出切合临床需要的新方药、新技术。向别人学习即参师襄诊。参师就是拜师;襄诊就是助诊、抄方录案。要仔细观察,虚心求教,勤于交流,取长补短,多吸收师长的临床思维方法,将使自己受益终生。
  张学文说,广东省中医院在师承工作方面走在了全国的前列。他们采取“母鸡下蛋”的方法,聘请全国15位名老中医作为30位徒弟的临床指导老师,30位徒弟又带60位弟子,一传二,二传四,四传六,长此以往,一批有理论、有实践的高级中医药人才将为临床一线挑大梁。如他的高徒符文彬、孙景波就是其中之人。张学文满怀深情地说,如果各省有一位像吕玉波这样的中医院长,中医药发展一定大有作为,大有希望。
  兴业之计,人才为本;人才培养,教育为本。张学文称,当前,中医药的继承、创新和发展比任何时候都更为紧迫和重要。当务之急是继承名老中医药工作者的学术思想和高尚品德,可采取师承、办短期班、专科专病班、培训班、提高班等教育形式。他提出,将学校教育与师承教育结合起来,在继承中医药科学内涵、学术本质和特色优势的基础上,正确运用现代科学技术丰富和发展中医药,推动中医药理论创新和中医药现代化。实施师承模式和“名医”品牌战略的重要措施,是打造名副其实的新一代名中医。B21

  人物档案
  张学文,1935年出生于陕西汉中中医世家,经其父言传身教,18岁即悬壶汉中,后考入陕西中医进修学校(陕西中医学院前身)深造。1959年毕业后留校任教,曾任陕西中医学院院长。现任陕西中医学院教授、全国中医脑病专业委员会学术顾问、陕西省中医学会内科分会名誉主任委员和中医急症分会主任委员等职。1990年被定为首批全国继承名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导师,1991年被评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有突出贡献专家,陕西省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博士生导师等。

  学术思想与成果
  提出“毒瘀交夹”、“水瘀交夹”、“气瘀交夹”、“颅脑水瘀”证和“久病顽疾多瘀”、“中医敢于治急才有发展”等论点。
  主持和参与“通脉舒络液辨证治疗中风”、“中风先兆证防治研究”、“中风病诊断及疗效评定标准”、“清开灵治疗中风急症的临床及实验研究”等分别获1986、1989、1991、1995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大成果乙等奖、省科技进步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
  研制“糖脂平”、“心脑络通胶囊”、“脑清通片”、“洋参强心灵片”、“通脉舒络液”多种新药正在进行中。出版学术著作11本,发表论文70余篇。

  人生感悟
  继承发扬、整理祖国医药学是我终生奋斗的目标。
  为人耿直,做事认真,实事求是,做个快活的中国人。

执问经典开思路

符文彬  孙景波

  恩师张学文教授在中医临床、教学、科研的50余年生涯中,执问经典而思路开阔,法崇先贤而师古不泥,积累了丰厚的临床经验和学术心得,特别在温病、急症以及血瘀证、中风、中医脑病等疑难杂症方面造诣颇深,自成风格。我们有幸跟师临证学习多年,受益颇多。
  学生时期,张老要求我们背诵了大量经典、药性、汤头等,开始不知道如何使用这些知识,觉得是“死知识”,但经过一段时期的临床以后,就觉得原来学的东西、背的东西“活了”,面对病人时,一段段经文、一条条方歌在脑海里浮现。张老还要求每周要跟他出一次门诊或查一次房,这对我们后来的中医生涯影响深远。
  记得第一次跟师查房,张老为一位50来岁的女性喘证病人诊断。患者经西医诊断为慢性支气管炎,但用多种抗生素无效。中医按“痰湿壅肺”治疗,效果也不理想。经过细心检查,张老指出该病人为心阳不振、肺气郁闭、血行不畅,治疗应温通心阳、开宣肺气、活血化瘀。
  当时我们就很不理解,这个病人痰热壅肺征象比较明显,口苦而粘,小便黄,大便干,舌红苔黄腻,若用温通心阳之剂,会不会火上浇油呢?张老解释道,这个病人本质属阳虚有寒,所以怕冷,脉沉细。口苦而粘,小便黄,大便干,舌红苔黄腻,似属热象,但此热乃痰郁气阻而化热,故芩、连、鱼腥草之属,必要时可用一两次,万不可久用重用。该病人入院后,已用过芩、连、鱼腥草之类,故现在应急予温通心阳、开宣肺气、活血化瘀之剂。果然,服张老方一周后,患者诸症大减,病情明显好转。
  跟张老出诊,遇到病情比较复杂的病人,他都会用简练的语言告诉我们,从哪本经典中找答案,病人的本证是什么?假象是什么?或者在多个证候兼见情况下,要先处理什么,后处理什么。在后来的工作中遇到类似病人时,我们就会想起经典上的有关段落和方法以及老师的一招一式,不仅感到信心十足,而且处理起来也得心应手。
  张老在防治温病功夫独到,探索内科杂病也成绩斐然。他在治疗方法上根据《理瀹骈文》 “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即内治之药”理论,主张药物内服和外洗相结合,即中草药煎熬,药汁内服,药渣用于泡脚;或针药并用;或药物内服结合药物敷贴,疗效相得益彰。跟他学习,我们受益匪浅。
  跟随张老临证,印象最深的是首先要求你背诵唐代名医孙思邈的《大医精诚》,强调业医必先重医德。身为陕西省孙思邈研究会副会长的张老,对孙思邈的医德思想颇为推崇,自己也以实际行动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去年张老来我院参加院庆期间,时间安排得特别紧,白天查房、病例讨论,和医护人员座谈,晚上批改弟子们的读书心得和准备第二天的讲稿。晚上11点多,来自湛江农村的一对夫妇带着八岁的儿子风尘仆仆地来到张老的住处。
  这是张老的一个老病号,几年前,夫妇俩就怀抱患脑积水的儿子到陕西咸阳请张老鉴定一下自己的儿子还有没有救,因为当地医院已经不收治他们的儿子了。张老查看完患儿后,说有希望,夫妇俩这才松了一口气。经过张老半年多的调治,这个患儿竟然基本痊愈了,只是有时头痛。现在这夫妇俩特地来感谢张老,二是再请求为其子继续诊治。
  当时,张老与弟子们还在研讨医籍中存在的问题,一弟子就把他们挡在门外。张老得知有病人来看病,不容分说,就把他们请到房间。起初张老还真没把他们认出来,听了夫妇俩的叙述,张老才回忆起这么一回事。他细心地给孩子诊察,开药,嘱咐如何把中药做成丸药。临别这对夫妇拿出红包以示感谢。张老婉拒说,这红包我不能收,收了有辱我的信念。
  在临证中,我们觉得张老是非常严厉的。弟子稍稍对病人处理不恰当,或对病人稍稍流露出不耐烦,就会遭到张老的严厉责骂。他不管是在病房,还是在诊室,不管是当着全科同事的面,还是当着病人的面,都会毫不留情。目的就是让你永远记住这件事。
  张老责骂过学生、弟子、家人,但唯独对病人敬如上宾。一次我们在张老家里吃饭时,有一对中年农村夫妇来看病。这对农村夫妇穿戴非常脏,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还将一捆带着泥土的野菜放到茶几上。张老的儿子很不高兴,说:“老头子看了一上午病人,动都没动,你们也不让他休息一下。”张老听到这里,把筷子用力往桌子上一摔,将儿子骂了出去,并耐心地给这对夫妇看了病。看完病,张老对我们说,病人不是迫不得已不会到家里来看病的。果然,这对夫妇家在陕北,由于下午没有班车,怕天黑山路难行,所以到家里看病。其实张老家就是病人接待站,师母常常端茶倒水伺候已经习惯了。
  我们跟师时间不长,但老师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激励我们刻苦钻研经典,勤于临床实践,不断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更好地为病人服务。 B21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澳门赌博正规网站大全|招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