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文化园地

首页 > 医院文化 > 文化园地

我的中国梦之两代天使梦

2013/10/10 11:20:10字号:T|T

在我的脑海里 ,总有这么一个场景。午后的阳光暖暖的,透过落地的大玻璃,妈妈把第一本图画书放到我的面前,指着里面奇形怪状的图片,一遍一遍的告诉我:这个有两个转子的叫做股骨,这个像三棱柱的叫做胫骨……

在那个时候,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梦想,也不知道,认得图画里边那些既不是在河里游泳的小鸭子,也不是在树上唱歌的知了,有什么用?但是我喜欢和妈妈在一起。妈妈好忙,每天,当我睁开眼睛找妈妈的时候,她已经离开家。晚上,当我进入梦乡了,妈妈才拖着疲惫步伐回家。那个时候我的梦想,就是妈妈天天陪着我,陪着我上幼儿园,陪着我吃饭哄我睡觉。妈妈不要去上班就是我的梦想。

 时光荏苒,在妈妈的影响下,我也戴起了洁白的燕尾帽。“生命所系,健康相托”,当初庄严地许下的誓词,一遍遍的回荡在脑海里。但是,在工作中,许多次因为委屈,因为劳累,因为不理解,在泪水过后不断的质疑当初的选择,想到放弃,甚至因此而和妈妈发生过激烈的争执。埋怨她,为什么把她的天使梦强加在我的身上?

我永远记得,当我在再一次的提及要辞职这个话题时,妈妈不再像以往一样跟我沉默。而是拉着我那双因为工作而日益变得粗糙的手,用着我从没见过的红眼眶,心疼的说,妈妈对不起你,你的路应该你自己去走……

那一瞬间,我就觉得我终于赢了。但是似乎我也在失去着什么,看着妈妈,我的心,我的叛逆,突然在这一刻,动摇了。

如我所愿,我终于可以从事我自认为是非常适合我的工作。每天穿着优雅的衣服,梳着得体而且永远服帖的头发,蹬着漂亮的高跟鞋,拎着时尚的小包包,出入有侍者按电梯的高档写字楼。周末可以赖床,可以在节假日和朋友们小聚,可以按时上下班。这些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前的我和妈妈不可能做到的。

我为此自鸣得意。但是,当我和妈妈讲述这一切的时候,她只是淡淡的说,过得开心就好,在外,好好照顾自己。之后,她还是上她的班,查房,过医嘱,核对医嘱,执行医嘱,为病人们弯下她已经不再笔直的腰……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每次和妈妈通电话,交流彼此的近况时,总会不意外的听她讲到某某病人入院的时候,情况怎么怎么的危急,但是通过治疗后,最近在一天天的好转。诸如此类的话题,如数家珍。每次分享着属于她的小快乐时,我就特别纳闷,我也从事过这一行,为什么我每天就那么压抑呢?我好羡慕她,如此辛苦的工作,却乐此不疲!我只好闷闷地回应她“我希望当你老了之后,也有人像你对病人一样的对你。”

没有人能够永远活在20岁的年少轻狂和30岁的志得意满里。生命的设计,像是一个残忍的玩笑。软弱地来,软弱地走,无论中间经历了不知天高地厚,还是无所不能,终究会每况愈下。身体的衰弱更让人无可奈何和叹息。

妈妈在她46岁的时候,老天给她开了个大玩笑。一次医院员工的例行体检中,发现她的脾脏有个像拳头般大小的肿瘤。手术台上打开腹腔后胃肠已经粘连一片了,病理结果是晚期胰腺癌,已经是高度分化了。一同进入手术室的我强撑在手术台上,看着脾脏被整个切除,她为我筑起的世界在关闭腹腔的那一刻坍塌了。然而,敏感的妈妈,在恢复意识的第一时刻,用口型告诉大家,别担心,她很好。

我的妈妈,是一位多么有气质的女人,喜爱音乐,喜爱阅读,受人尊敬,具有幽默感,具有感染力,有她在的地方,充满着和谐和安详并且快乐,到处是笑语一片,永远整洁,给予他人正能量。然而这样的她,却无法预见自己的命运。

随着妈妈病情的日益加重,我辞职了,回到妈妈身边,精心的照顾她,每天陪着她梳洗,换好干净的衣服,陪着她吃早餐,给她打针做治疗。慢慢的推着她外出散步。乌黑浓密的头发一根根的只能留在记忆里,星罗密布的针眼承受了多少隐忍的痛苦,在一点一滴的侵袭着一贯优雅的妈妈,孤独的燕尾帽寂静的锁在妈妈的更衣室里……

人,到底是脆弱的,越是敏感自尊,越是能感知自己的脆弱。可以贫穷,可以孤独,可以死亡,但是不可以没有尊严。在妈妈生命的最后11个月里,我陪着她一起走过,就算是在她的人生里最后的陪伴,充满了我和她对这生命的留恋,我们全力以赴。这一路,忐忑,自责,还有深深的无能为力,牢牢地攫取我的神经。可以说,是她的坚持、她的梦想支持着我,勇敢的走下去,在没有她的日子里走下去。妈妈将她戴了三十年的燕尾帽交给我后,就再也没有睁开她那永远充满笑意的眼睛,带着我和她那永远不可能实现的47岁中秋之约离开我了。

之后的我,重返回护理的岗位上,承接起妈妈的梦想,在这平凡的工作中,过去的种种委屈和伤心似乎找到了解决的方案。那些追求尊贵的灵魂,性格在日益成熟、境界在日益开阔,却抵挡不住疾病和衰老的侵袭时,是多么需要被设身处地地被体谅和怜恤。我为能够从事这一职业而自豪,为我的这一梦想能够被实现而学会谦卑。我将延续妈妈未完的天使之梦,将儒家的“医乃仁术”,道家的“少私寡欲”、“谦下不争”,佛家的“大医精诚”与希腊古医学定义的“希波克拉底誓言”永远作为我人生的指路明灯。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澳门赌博正规网站大全|招聘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