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英文版

医院名医

首页 > 名医风采 > 医院名医
蔡炳勤
详细介绍:
    主角

  蔡炳勤,广东省中医院外科主医师、教授,血管外科专科的学科带头人。广东省名中医,全国老中医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中国中医药学会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

  自画像
  不泥古,不偏信,常观察,勤实践


  讲特色必须以疗效为前提
  1964年,我从广州中医学院毕业,被安排到广东省中医院外科门诊工作。当时的外科,可以做一些小型手术,但技术力量不强。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情是,一位洗衣房的工人来看病,说起她的丈夫患坏疽性阴囊炎,本应该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用大量抗生素和全身营养支持,局部广泛切开,彻底引流,配合运用中药清热解毒,但当时的外科采用中医对一般疮疡病的治疗方法,没有结合西医的治疗手段,造成了病人的病情一天天恶化,终告不治。
  这件事情在当时就引起了我的反思,中西医应该如何结合,什么是真正的中医特色?从那时我就认识到,中医特色必须以疗效为前提,作为一个中医,要坚持发挥具有先进性、科学性和实践性的中医特色,中医的路才能越走越宽。
  
  将中医简单化也不可取
  “文革”时期中医外科的治疗提倡“一把草药一根针”,认为手术是西医的东西,中医只能用草药和针灸来解决问题,这实际上是把中医简单化,不过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外科也从专症专科入手,走出了自己的路。
  当时广州市邮电局有一位青年工人,是先进工作者,患脉管炎屡治无效,面临截肢的危险。接治这名病人后,我联想到广东五华县人用当地的毛披树根治疗烫伤的做法,开始尝试用毛冬青根煎水温泡患者的腿部,并且用猪脚煲毛冬青根内服。没多久,病人的脉管炎就好转了,小伙子的腿保住了,而这个当年的小伙子,现在已经退休了,我们经常还会碰到。
  1971年召开全国经验交流会,我们和五华县的医生一起,将用毛冬青根治疗脉管炎的经验到大会上交流,一时间,很多病人涌到五华县,希望用当地的这种草药治病,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我们开始治疗、研究脉管炎的中医治疗方案,并且形成了自己的特色。
  1969年成立之初,我们开设了周围血管病专科,不但发掘民间草药毛冬青治病的经验,开展以毛冬青煎剂、冲剂、注射剂治疗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的研究工作,而且与有关单位合作,运用毛冬青的单体——毛冬青甲素口服及静脉滴注治疗,进一步提高疗效。并由治疗脉管炎一种病,逐步扩大至对整个周围血管病系统的治疗。
  
  手术姓西也姓中
  中医外科如何发展,传统的中医外科有没有出路,这是不少人关注的问题。从现在的情况看,中医院的设置,有几种方式,一是中医院由中医外科治疗疮疡,西医外科进行手术;二是中西医结合,但以西医为主,在我们省中医院,只有一个外科,确立“手术姓西也姓中”的观念,强调中医不但要做手术,而且要做大手术。对外科手术的认识,为中医外科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我和同事一起,创立了周围血管外科。随着疾病谱的变更,动脉硬化闭塞症、下肢静脉疾患、糖尿病足等已成为周围血管病研究的热点,在治疗这些疾病时,我们始终坚持运用中医的理论,比如我们认为脉管炎多属“虚淤症”,我们采用的是传统中医的“脱疽”的治疗手段,解决“心脾肾虚,血脉不得周至”的问题。和西医手术效果比起来,中医治疗更耐心,虽然疗程长,但效果好。
  动脉硬化闭塞症多属“痰淤症”,静脉疾患多属“湿淤症”,而糖尿病足多属“热淤症”,在中药辩证治疗的同时,分别辅以脉络宁、清开灵、七叶皂甙钠、益母草注射液治疗。
  糖尿病肌腱变性坏死可能会导致截肢,为此确立了“纵深切开,贯穿引流,清除坏死肌腱,持续灌注”的原则,运用中医传统的“祛腐生肌”的手段,开展生肌膏促进糖尿病足溃疡愈合的研究,使一些频临截肢的糖尿病足患者得以保全肢体。
  外科医生离不开手术刀,而我们的手术,能够站在中医的角度,从病人身体的全局做出判断,这也是我们的优势。

  人生画卷
  一双多才多艺的手,一颗无欲无求的心


  人们总喜欢用”妙手仁心“形容好的医生。而用妙手仁心来形容外科医生蔡炳勤,更是显得格外贴切。
  蔡炳勤的手,是拿手术刀的手,也是拿乐队与合唱团的指挥棒的手;是针灸切脉的手,也是弹琴画画写书法的手。内心对艺术与医术的感悟,以及对人生的思考,对生命的关爱,最终都落在这双手上。

  手 操琴弄墨无一不精
  蔡炳勤出生于广东澄海,澄海离汕头和潮州都不远,深受潮汕文化影响,是一个平静的小城,所以他自幼的生活都相当宁静休闲,读小学的时候,他的一位语老师精于书法,从这时起,他对书法也产生了浓厚兴趣,上世纪60年代,广东省中医院门匾的几个大字,也是他写的,可见已经相当有造诣。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蔡炳勤对版画、象棋、围棋等也表现出兴趣,潮汕地区历来被称作是“岭南邹鲁”,当地文化的浸淫对蔡炳勤的一生都影响深远。
  中学毕业后,蔡炳勤报考了广州中医学院,一方面因为亲人中有人患病没有得到有效治疗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一方面,在他看来,中医那种淡定的气质,也符合自己的生活理想。自幼喜欢传统文化的他,对医古文相当感兴趣,读起来津津有味。
  在中学读书的时候,蔡炳勤就学习乐器,无论是小提琴、二胡还是扬琴,都尝试过。对音乐的爱好一直延续到今天,他曾经引用《黄帝内经》的话来分析音乐与养生的关系,“天有五音,人有五脏,天有六律,人有六脏”,在中医看来,音乐和人有着这种天然的对应关系。
  蔡炳勤是医院、科室大合唱的总指挥,他的书法作品,得到大家的好评,他曾经说过,对于养生来说,“琴棋书画皆上品”,其实,在我们看来,他更看中琴棋书画所表现出来的对生命和健康的豁达态度,无论人生的顺境逆境,都保留着对艺术的热爱之心,必然可以平心静气地生活。而这样的精神,又与中医的理念是完全融合的。

  刀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中医也需要开刀吗,这是我们采访蔡炳勤问的第一个问题。事实上,有关中医是不是应该开刀的问题也始终困扰着中医外科医生。有关“手术姓西不姓中”和“手术既姓西又姓中”的争论持续了很多年。
  蔡炳勤介绍说,事实上,在两千多年前的《内经》就有截肢手术的记载,华佗被称作是中医外科的鼻祖,就曾经发明麻沸散用于外科剖腹手术,他不但为关羽刮骨疗伤,更准备为曹操进行开颅手术,可见中医手术历史悠久,而且不乏大手术。
  而他看来,中医动手术,更要强调中医辩证的特点,比如他们曾经收治了一位甲状腺瘤的患者,喉咙痛,检查发现属于手术适应症,可以安排手术,但运用中医辩证治疗的方法,结合临床观察,就会发现引起病人喉咙痛的并不是甲状腺的问题,而是身体的炎症,于是用小柴胡汤调理,先解决患者身体的“主要矛盾”。
  蔡炳勤认为,中医的“开刀”与西医有所不同,中医手术依据的也是中医的原则,用中医的思想指导手术,比如开刀主要是“祛邪”的手段,“祛邪”的同时,不能伤正,更注重局部和整体的关系,手术之后,中医还注重调整,进一步扶持正气,这些都是中医手术的独到之处。从西医外科手术的发展,比如从器官的破坏到移植,其实和中医也是殊途同归。可见中医“祛邪以匡正”的理论,和现代医学发展的方向是一致的。


  名医讲堂
  仪器重要,经验更重要


  有一次蔡炳勤查房,遇到一个右脚内踝坏死的病人,病人说脚很痛,彩超检查,结果是动脉硬化,造成血流不畅,如果看彩超的结果,一般的判断是截肢的适应症。但蔡炳勤观察发现,病人尽管血管硬化严重,但肢端并没有坏死,如果动脉硬化很严重,脚部供血不足,应该能够从脚趾的变化观察到,为什么动脉硬化、脚趾却没有坏死呢?于是他判断可能是有积脓,经过询问,病人右脚确实受过外伤,所以,先对他进行了削痂排脓的处理,加强消炎,果然症状减轻,避免了截肢。
  还有一次,一位做过食道癌根治术的患者,忽然持续高烧不退,使用了大量抗菌素治疗仍旧没能退烧,怀疑是“食道癌转移”,来到省中医外科就诊。接治这个病人后,蔡炳勤观察病人身材瘦削,有发热气促、心烦、口干等症状,经详细询问病史,蔡认为,病人发烧“非伤寒之发热”,先是医生误用辛温发表,高热不退,继而用大量抗生素及苦寒药,劫阴伤阳败胃,对症下药,很快热退症消,然后“用西洋参以善其后”,病人身体很快康复。
  蔡炳勤认为,中医的基础不牢,引进西医,中医容易被异化、西化或者淡化,相反,如果有牢固的中医基础,就可以很好地结合西医,走有特色的中医道路。在临床实践中,中医传统的“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仍旧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之一。


  速写
  游乎空虚之境,顺乎自然之理


  采访蔡炳勤医生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因为即使已经六十七岁了,他还是会很准时地回到广东省中医院的外科办公室。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四十年。
  蔡炳勤医生面容清瘦,性格温和,说话很慢,无论是写处方还是帮助学生修改论文,他都是一丝不苟。
  从电梯口到办公室,他经常会被人拦住,有时候是住院的病人急于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他,有时候是年轻医生向他请教问题。他总会停下脚步,认真地和每一个人交谈。
  热爱音乐、书法,有多种乐趣,甚至对版画、象棋等也颇有研究,在医生的角色之外,蔡炳勤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而所有的这些,都和他医生的角色融会贯通。在他看来,音乐与人的性情息息相关,可以通过旋律与节奏调节人的情绪,在他看来,练习书法与练气功有相通之处,讲究心平气和。他对艺术的领悟和他对人生的领悟都影响到他作为医生的职业生涯。
  尽管中医外科的命运起起落落,但在蔡炳勤看来,自己的一生,仍旧是平淡的一生,“游乎空虚之境,顺乎自然之理”,一切都顺其自然,67岁的蔡炳勤,坚持每天在医院工作,查房、带学生,没有波澜不惊的人生,只有回首人生,波澜不惊的心灵。

首页|网站地图|法律申明|澳门赌博正规网站大全|招聘信息||||||